主页 > 多赢娱乐官网 > >雪尊者与霜尊者等人都是一阵狐疑看着这么不像啊
多赢娱乐官网

雪尊者与霜尊者等人都是一阵狐疑看着这么不像啊

时间:2018-05-06 10:52供稿单位:织梦58打印字号:

秋剑寒的声音带着几乎压制不住的焦灼:“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速速出来投降!”
 
    里面没有人应答,又或者是全无理会的意图。
 
    秋剑寒脸色越来越难看,对云扬的担心让他再也克制不住,大手一挥之下,就要下令进攻!
 
    在知道云扬的云府遭受攻击已经化作灰烬之后,秋剑寒几乎当场崩溃。
 
    这段时间相处下来,秋剑寒早已完全将云扬当做了自己的子侄一般,今日骤然听到这边出了意外,一颗心登时感觉被割裂般的撕痛,难以抑制。
 
    甚至都没有禀报皇帝陛下知道,就直接动用手中职权,调动了三万禁军,包围了云府!
 
    勿要针对凶手,一问究竟!
 
    老元帅心中狂怒,焦急,若是云扬当真已经有了什么不测,那么自己宁可玉石俱焚,也要为这个少年报仇!
 
    不计代价!
 
    不计后果!
 
    哪怕将整个天唐城都打得稀烂,也在所不惜!
 
    …………
 
 
------------
 
下午一起更新
 
今晚活动完了之后,将最近几天更新看了一遍,发现最近这个情节写的不咋地。
 
    有些不大满意。
 
    准备调整一下情节。
 
    上午更新挪到下午一起更吧。最迟晚上。
 
    。
 
    。
 
    。
------------
 
第六十六章 暂时解决
 
    只是此刻,云府废墟之中始终没有任何动静,却始终有莫名冰霜之意萦绕,威慑之感竟是空前,血腥味也似乎是越来越重……
 
    面对如此情形,老人家的心头不免越来越凉了,连嘴唇都在哆嗦,眼圈也红了,大手猛地一挥:“将士们听令,给我……”
 
    便在这个关键时刻,一个声音急急忙忙出现:“别别别……别动手,我来了我回来了……”
 
    秋剑寒闻言浑身陡然一震,霍然转头循声看去。
 
    只见漫天风雪中,一道紫衣人影手舞足蹈的跑了过来,步履尽显轻松,神采飞扬。
 
    正是云扬!
 
    这一刻,老元帅的眼中差点流出了眼泪,心中松了口气,却是猛地怒吼一声:“小王八蛋!你他么的跑哪里去了?这是搞得什么名堂!?你这是玩倾家荡产吗?”
 
    一连串的叱骂宛如连珠炮轰鸣,然而老人尽显颤抖的声音早已将其真正的心情出卖!
 
    云扬心中蓦然升起一股暖意,急忙抢步来到老元帅近前,低声道:“这件事别有蹊跷,此际尚有后续须得尽速了解……容后我再向您详加解释……现在先撤了吧……此次……已经平安度过了。”
 
    “平安度过了?!”老元帅哆嗦着手指头,指着已经是一片废墟的云府:“你家连一块完整的瓦片都找不到了,你告诉我平安无事?!”
 
    “咳咳,刚刚是有事,但现在的的确确是没事了,现在真的没空兜缠这些细枝末节了……”
 
    云扬略显焦急的解释道。
 
    现在解释始末,真的只是浪费时间,一旦剑尊者不治,要死的可就不知是之前那么十几二十来个人了,而是眼前的三万禁军都可能尽数丧命于此!
 
    天境修者跟十成大圆满的山境修者实力差距迥异,尤其冰霜雪三大尊者的领域威能相似雷同,三重叠加之下,威力比之单独一人还要再增十倍,眼前这些个玉唐男儿,根本无法对其造成有效伤害,就要死伤殆尽!
 
    云扬绝对不能允许此事发生!
 
    “真没事了?”
 
    冷刀吟老元帅上前一步,出声问道。
 
    “我须得了结此事后续手尾,才是真正的没事!”云扬用力点头。
 
    “大军后撤百步!兵不解甲,将不下鞍!”秋剑寒眼见云扬神态交集,情知事态有异,即时下令,再未兜缠。
 
    一声令下,大军整齐后撤。
 
    “弑神弓严阵以待;重弩手扇形分布,箭在弦上,扣而不发;重骑前列阵,枪矛前指!”
 
    秋剑寒下令撤军之后,却又以森然声音再下一道命令,显然是意在威慑四季楼中人,不得轻举妄动。
 
    云扬感叹老元帅此举不过是无用功之余,却又终于松了一口气。
 
    秋剑寒冰冷的目光看着雪尊者等人,夹杂着深深的恨意与杀气。
 
    “老夫知道,你们是四季楼的人,而我们的九尊大人,就是死于你们的阴谋布局之下;此仇不共戴天!早晚要找你们清算这段恩怨!但此际云侯世子既言已与尔等达成共识,只要你们在玉唐城期间老老实实的,不要再耍什么花招,可暂时相安无事!反之,我们不管你是四季楼还是八季楼还是什么楼,玉唐帝国必然倾尽全国之力,与四季楼不死不休!”
 
    霸气!
 
    云扬心中就这一个感觉。
 
    雪尊者黑着脸,始终没有开口说话。
 
    此刻,他竟生出几分庆幸,刚才与云扬谈判,并没有太强硬,尤其是放过云扬的决定。
 
    看玉唐国人的样子,全都疯了!
 
    就眼前的这个老头,明明修为不过尔尔,却敢当面威胁自己,更难以思议的是,自己居然真的感到了威胁,那是一种源自上位者、统辖无数人力战力上位者的威胁,竟当真足以对自己构成强烈压力!
 
    “老元帅息怒,我先处理点事儿……一会儿就出来。一定会给老元帅一个满意的交代!”云扬陪着笑,尽是伏低做小。
 
    “哼!”
 
    秋老头表现得很傲娇,头一仰,胡子一撅,咬着牙森森的说道:“老夫等着你的交代,交代不好,干烂你小子的屁股!”
 
    云扬登时打个颤,这老头说话怎地这么的黄,这么的暴力呢?!
 
    秋老头森然的目光转而瞄了四季楼两位尊者一眼,带着毫不掩饰的仇恨,重重的哼了一声,就这么瞪眼凝视着,脚下一步步后退回去。
 
    在队伍之中,有一队人马,黑衣黑甲与众不同。当前一人身段高挑,英姿挺拔,眼中有无限的关切。
 
    正是上官灵秀。
 
    上官将门将亦有战力来此援手,更是上官灵秀亲自领兵来援。
 
    她的眼睛静静地盯着云扬,看到他平安无事,悄无声息的松了一口气,身子往后一缩,融进队伍之中,并没有出面现身。
 
    “二叔。”秋云山上前跟秋剑寒打招呼。
 
    “滚!”
 
    秋剑寒一声喝:“看见你,比看见你爹还生气!”
 
    秋云山碰了一鼻子灰,刹那间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什么叔叔啊,你对云扬关心得跟亲儿子似得,怎地看到自己亲侄子反而像是看到了敌人。在玉唐呆了这么多年待得脑子不清楚了……
 
    他没看到的却是,秋老爷子的眼角分明多出了几多欣慰。
 
    这臭小子,原以为是个烂泥糊不上墙的惫懒货色,想不到居然走了狗屎运,交上了好朋友……
 
    但凡是能够和云扬交上朋友的,还被云小子认可的,总是不差,有其可取之处。
 
    ……
 
    及至云扬当真看到剑尊者的时候,眼眶都猛地跳动了一下。
 
    怎地这么惨?
 
    不是云扬心思素质不够,实在是某人的状况实在太堪虞了,明显就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下身血肉模糊,已经看不清形状了。
 
    云扬只看了一眼,就赶紧别过头去,一来这是人家隐私部位,非礼勿视,二来嘛……大家都是男人,那玩意受损,怎么也有几分感同身受,还是少看为妙,万一落下心理阴影呢!
 
    云扬毕竟还是没有过那啥的初哥,总有几分忌惮!
 
    倒是冬天冷饶有兴趣的上下打量了好一番,在雪尊者黑着脸的注视里,讪讪的走到一边,心道:竟然才这么一丁点,别说现在少了一个,就算是两个都在,貌似也不顶啥用的说……
 
    相比较于自己这段时间的英姿勃发,忍不住在裤裆里抓了一把,心中比较:咱的宝贝,可是比这个剑货的……要大好多,好多好多,龙虎膏岂是白吃的?!
 
    一念及此,冬天冷登时空前兴奋、快活起来,嘴角荡漾着笑意越来越大!
 
    夏冰川莫名其妙的看了看他:“你笑什么?大家都是男人,你怎地这个德行,难道竟是动了心?!”
 
    “我委实是动了心……”冬天冷喜滋滋的左看右看:“我发现,我在某方面起码也得是相当于凌霄醉那个级别的超强者……”
 
    夏冰川:……你丫做梦呢吧?你知道你丫在说什么么?!
 
    冬天冷快活大笑。
 
    夏冰川怒骂神经病,转头不看这个疯癫的家伙。他却不知道,若是将这个换算成武功,那么,冬天冷还真不是吹牛逼……
 
    “这是解药,服之毒祛。”云扬递出来一颗绿色的药丸。
 
    “这就是凝血之毒的解药?”雪尊者与霜尊者等人都是一阵狐疑,看着这么不像啊。
上一篇:正有一片霜寒之意来回盘旋满含警惕威胁意味
下一篇:听到与此的顾峥却是奋力的摇摇头反倒是指着石矶娘娘手中的震天箭